「让灵魂跟上脚步」NGO品牌发展研讨

摘要: 由DayOne与九汉天成董事长既阿拉善SEE生态协会发起人宋军共同发起,围绕着“自然-人-社会”的“三元关系”,碰撞观点、厘清认知、交流实践感悟、交换心路历程……

10-12 18:09 首页 品牌几何


2017.08.13内蒙古锡林郭勒盟上都湖畔

一个历史悠远而又纯净新生之地……


图 | 张晓斌


DayOne九汉天成董事长既阿拉善SEE生态协会发起人宋军共同发起,美术史学家邵琦教授、《新民晚报》评论部主任李天扬、歲sui联合创始人李宏震、ILS CHINA合伙人甘再明,围绕着“自然-人-社会”的“三元关系”,碰撞观点、厘清认知、交流实践感悟、交换心路历程……



宋军:我是80年读大学,八十年代的大学生有一个特点,就是家国情怀,就是社会责任,这是有这个项目的前提。这个项目本身就是我舒展我的家国情怀,实现自己承担社会责任的一个展示。


九汉天成董事长既阿拉善SEE生态协会发起人宋军


我事实上在建一个社区,我们叫全面可持续发展旅游生态社区。可持续发展这个概念,大家都很清楚,从七十年代西方开始,主要是谈人类的物质文明发展如何让地球生态系统能够承受,不断给你提供发展所需。


我们说的全面可持续发展,就是你光有可持续发展还不行,还要解决发展中带来的二元化差距问题,信仰、文化落后于物质发展的问题,属地经济发展与现代化如何衔接问题,传统发展中,那些未发挥出作用的某些自然资源,如何在新的发展模式中打开被隐藏的价值……类似这样,我们想做的是这样的探索和尝试……


那这个途径和方法是什么呢? 我们计划是请那些有社会情怀、社会责任的企业家入驻。怎么个入驻法呢?我们先给一个平台。给企业一块相对原始自然,生态系统、空气、水,相对都非常好,历史文化底蕴非常深厚的地方,可以让你这个企业在这个平台上建一个自己的生态空间,它是非商业的。同时我们对企业也有约束、要求……



李天扬:所以这只是一开始,我们现在看到身处的酒店只是这个整个社区的开始。


钱青:会变成一个Sample,是一个样本,对吧?


李天扬:它慢慢地,比方说这个是你的,这个是我的,这成为一个个小社区……


宋军:对!为这个社区,我前期在这已经工作了八年多,这八年主要用来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文化气候,反复设计模型,反复修正,每年都请非常多的企业家、学者、艺术家到这儿来休息,和他们聊天,向他们请教,以及建了这么一个示范点……


邵琦:除了天扬兄讲的这个以外,还有就是这几十户人(入驻企业)来了以后,后面跟着的是一个法制建设,是一个社会模式建设,这个很重要。


宋军:对,没错,在整体设计中有一个“上都湖公约”,初步设想要包括几点:

第一,就是企业要在扶贫领域里付出,要参与解决当地的扶贫工作,每个入驻企业解决两户牧民,两户牧民所有的问题你要去解决,贫困问题,和现代化接轨的发展问题,社会保障问题,牧民子女的教育发展,上学,包括将来的工作,所有你企业都要负责。这是其一。

第二个,要参与解决生态问题,我们要在当地生态系统内把草原荒漠化后的沙地、裸露的沙丘,失去功能的湿地等所有的这些(遭破坏的)恢复好,每个企业负责两千亩的费用,我们组织起来,统一规划,统一实施去恢复,这一项实质上是企业参与国土再造。

第三个是渐进而来的,是企业家本身,中国企业家的自我学习自我超越能力非常强,在这个社区、这种空间里,他会反思自己在都市里空间里的商业行为、追求财富的行为、向自然索取的行为等是否存在不合理、甚至过度之处?久而久之会打开更大的社会关怀、承担社会责任的那些在都市中尚被封闭的窗口……


在这一方面企业家们是有共识的,例如阿拉善SEE生态协会就是阿拉善荒漠戈壁那样的空间催生出的,所以到这边的人也都会是这样,会对文化、环境保护、社会责任、像我们今天这样去讨论,去参与……


邵琦:公约建立起来后,怎么约束?怎么让这个公约成立生效?那还有怎么修订,遵循,谁来监督,谁来检查,谁来执行?这像是一个新型的社会——自治管理的一个形态。


我们通过民主协商的方式,怎么来产生这样一个东西,完成了以后,在贵州或者在西藏或者在新疆是不是可以再推广去?甚至于在安徽山区里面也可以推广?那么这一推广的话,一个个社区都建起来了,生态也保护好了,然后整个一个社会就演变出一种新模式。


所以这个的野心很大,野心大就在,这个推进的过程中间,怎么从一块地,而且非常接地气,你(企业家)高端,你有几十亿的资本,没关系,这里还有两户牧民呢!你怎么跟他们对接起来?你让牧民能够感受到你(做这事的理念)......


美术史学家邵琦教授


宋军:但是总的一条,符合我们的要求。比如我们社区发展强调三个小,“小而美,小而强,小而富”,这是当年宁夏自治区书记毛如柏提出的宁夏发展战略,我认为非常好,就把它借用了。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做一个标准出来,再比如社区的每一栋建筑就必须要符合事先制定的标准,别建商业味道建筑,别建垃圾式建筑,一定和这个地方是吻合的,(像)是生长出来的,要求是这样。


邵琦:二十个区域能变成二十个建筑博览会。


宋军:我们也希望,其实我一直有一个观点,就是中国房地产业发展有一点非常可惜,就我们国家这么大的建筑量,我们完全可以在理念,在技术,在材料,在众多方面决定全球的建筑的走向,但,你看,我们城市里建了些什么?所以说可惜了……


钱青:嗯,每个城市都有一个标志性的可笑建筑,前两天刚看到的文章,很热门这一篇文章。这样子看来,其实对于模式是清楚的。那你觉得我们这个地域,这个地区最大的吸引力是什么?除了空气、水土、环境这些因素以外,也包括这里的人文环境……


宋军:为什么我们第一个示范要选在这个地方呢。第一,离北京近,北京,污染、雾霾、堵车,周末大家没有去处;同时它存在着贫困问题,生态系统破坏问题,经济发展和现代化有差距问题。另外一个呢,就它这个地方自然资源的丰富,我们这个地方呢叫做疏林草原,是中国唯一的一个,就景观学上有一个名词叫疏林草原,这个地方和大家喜爱去的非洲看动物迁徙的马赛马拉草原几乎一样。


李天扬:非洲疏林草原,稀树草原。


宋军:对,就是稀树草原,一样的。有草原,有湿地,有湖泊,有树林。


图 | 李天扬


邵琦:锡林郭勒有草原它就是没有树。


宋军:对,因为是典型的草原。你一看,哇,特别的漂亮!两个小时之后就单调了。你老是看一个同一个东西,立马就审美疲劳。


钱青:可是我有一个担心,那样的话,是不是这块地方就再也不是一个清静之地了?因为旅游的人也会很容易过来。


宋军:不不不,以后没有传统意义上的旅游(低端旅游)。我是非常反对在这样的生态区域内做低端旅游。在这样区内的旅游在今天绝对不只是什么吃住游,娱购物那一套,那太低端了,大规模的人流只会毁坏了生态。


现在的旅游可以发挥更多的带动作用。我们讲深层次的,用这个模式,可以恢复生态,可以扶贫,可以把当地的经济资源赋予现代的要素,可以为大家带来更多的东西。旅游(应该)是带给人心灵的震撼,不光是感觉的差异,还是修身体、修心灵,眼睛看着舒服,到身体得到放松,最重要的要进入到精神、身心的变化,我理解为旅游的生态文化教育功能,要去展示这个。


邵琦:我觉得啊,(这里)让人们来旅游得到的深度体验,他至少离开以后,他们知道这里自然经济人文历史社会。但是这些人的培训,我们所说的教育啊,意识形态上这些东西,就像你要成立一个公约一样的,好像都是很简单的事情,关键是能不能够改变他的行为。


宋军:说得太对了。


邵琦:他回到他这个企业里面,比如说他是做房地产的,他就觉得说我的房子可以建的和别人不一样,然后他觉得我这个材料可以用降解材料的,稍微降低生态的成本,对社会减少一点污染,那也是承担一份社会责任,我觉得这个也是成功。


宋军:是的。


邵琦:就是说这个地方,可能这两湖将来就是以这样的一种方式,就是让你一个人,我们把这位企业家请来,你三天五天住在这个地方,然后这个期间沉浸式地关注你的一个理念。那回去以后,我们也不知道,没有人去检查你的作业,但是你感受到了以后,一定会在你的主观的那一个世界,在你的天地里面,可能会关注到一些东西,这个就是成功。


李天扬:其实我觉得这个企业家跟我们(的感受)肯定不一样,对企业家来讲,宋军现在的生存方式是有极大的诱惑力的。


我如果是个企业家,我觉得这里好,那我觉得在这个地方除了实现一部分的家国情怀之外,我个人的呈现方式、打开方式也有很多不一样。我也可以像宋军一样,在这个地方招待我的朋友、我的客户、我的亲朋好友,在这个地方,那完全跟在北京找个五星级酒店,找朋友吃个饭啊完全是两回事啊。


《新民晚报》评论部主任李天扬


李宏震:所以可以理解为这里未来会形成一个社区,在社区中大家都遵守公约,这个社区最重要的是起到示范作用。不过我认为这个公约是可以打破地域性限制的。所以我觉得在这个公约的制定上,应该更具有广泛的传播性,无论是地域还是人群,只有让最多人知道、了解公约的内容,并且让更多人共同认可公约、共同遵守公约才能对社会起到推动作用。


我打一个比方,大家都出国旅游,在国外所有人会遵守当地的规则自觉有序排队,但是下了飞机回到国内立刻又恢复无序的状态,为什么大家认为这个规则在那个地方要遵守,而在这个地方不用遵守了呢?


宋军:我觉得是这样的,这个有不同,(你说的情况),我们说的这个公约是什么呢,就是大家都意识到,就是我们的未来的秩序,对任何人都有好处,包括对不相干的人都有好处。比如说我们这个公约就包含所有入驻的企业对这块土地,对水资源,对所有的东西都要保护。它不属于个人,它属于所有的公众,来的和不来的。


邵琦:我倒有一个(发现)很有意思的,一个台湾人到大陆,他觉得原来在台湾秩序很好,上地铁都排队,大陆上地铁都人挤人。但是呢,他观察时间长了以后,他发现一个问题,台湾只是一个小地方,(北京上海)这么大一个城市这么多人如果说一个个好好地排队,这个地铁就要在这里等一分钟三十秒,按照我们现在北京上海不那么严格的排队的方式三十秒全部都上去了。


所以,这个就是说规则制定的时候,要与实际相结合这毛泽东的思想。就是你必须落到实处,为什么有序一定是按规矩排队呢?我们北京那么多人,我们挤地铁打架吗?没有,其实一天两千万人中就一个人吵架。那这个是不是也是秩序的一种方式,在无序中间它提高了一个效率,它是不是本身就是一种秩序呢?相互大家都理解的,对不对,而且我们能够接受,并在这个时间段里面完成了上车、下车、车开、好!我们要的是不是这个?


宋军:对。我还要沿着你这个要说的呢,我的经验告诉我,就是这个公约是一个动态,不断地展开。比如说我举个例子,阿拉善生态协会,它现在就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将来会在某些影响中国的倡议,阿拉善生态协会有非常多的大型房地产企业,它和中国房地产协会和几个机构联合发出一个‘不环保,不采购’的共同遵守的倡议。


这些房地产商,要求上游的建材生产厂家,水泥、玻璃、钢铁、木材,所有的东西你不能像过去一样不环保了,那样我不采购你,我逼着你变,这在过去是不可能的,我干嘛要采购高的(环保的材料可能成本高),对不对?就是因为SEE协会那些企业家们经过十几年的自我学习进化,意识到除了自己的企业可以变,还可以要求相关联的企业也跟着向环保的方向变。这就可以理解为他在自我学习,自我反思后的提高,又有一个对社会有约束力的行为。


邵琦:吸引人,你首先要打动人,现在宋军兄的生活方式就很打动人。除了我们说的一些很高大上的理念啊,家国情怀啊,你具体地作为一个人,作为一个积累了一定财富的人,他也有对他自身生活的一种追求。这个也是很好的。


李宏震:我觉得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已经具备了基本的圈子,而且圈子也已经了解和认同这个共同的观点,这是很好的。我特别大的感受就是,我从广告营销行业开始转行做传统文化的时候,许久未见一个在国企任职的朋友质疑我说‘你怎么去做那个东西啊?那都是知名企业家们退休后才会去做的东西,你不应该去做这个东西,你不应该放弃你以前的资源啊’。


但是我周围熟悉的圈子,当我说做这件事情之后,大家说‘这正是我一直想要做的东西啊‘!他是有认同感和共鸣的。我们做一个事情,就像传播信仰一样,需要周围有很多对这个事情有认同和共鸣的人一起进行布道,进行传播。


歲sui联合创始人李宏震


宋军: 这个事情我是这么去看的,可以这些来比喻,我们在做的是产生布道者的环境基础,就像信仰一样,我们如果谈信仰的话,我们如果谈信仰的话,我们要先要营造一个产生信仰的空间、环境当这个不具备的时候,你硬要去推,很难。现在所有的企业家都是自我意识非常强。让他变化的是谁,不是我,是这块空间,是他来了以后自我的变化。


李宏震:是这样,所以我希望您增加“布道者”的原因就是要增加跟您一起说话的人,大家一起倡导公约,阐述自己的真实感受。


钱青:如果这样讲的话,每一个他身边的朋友,其实都是“布道者”,只是他们不属于一个组织或者说是一个机构。大家对他的认同,是基于一个价值观的认同,然后自发地去为他传播,或者是自发地去介绍这个事情,这个人。那么别人听了到了说‘哦,还有这么件事情,还有这么样一个人,还有这么个样子的一种模式存在’。


宋军:OK,我明白,你们是想如何让我能够实现我的这个目标。我这么考虑的,咱们传统文化中的禅宗,一直有个核心的思想——只问耕耘,不问收获。就你按照你认为对的方式用尽自己的力量,智慧地一直去做,什么样的结果,是否“成功”,无所谓了。并且我相信,也符合道家说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这个社会情怀,社会责任是“一”,这个空间、这个空间里的社区、这个社区的公约。就是“二”,大量企业家加入进来就是“三”,后面则顺其自然了。


邵琦:...这里面要反思一个社会、人和自然(的三者关系),这是一个根本问题的重新反思。


宋军:说的好。


邵琦:我的理解,我们尝试反思、探索一个“人和自然”的关系,可能月亮湖更多的改变是他自己(企业家)的改变,把自己的意识形态进行改变,那个是第一个“人跟自然”的关系,我在自然中间改变我自己。然后到了上都湖以后呢,这边自然环境比那边要优越,还有就是会涉及到把人“拉“进来,(企业家也好,牧民也好)这个大范围的承接可能先是在小范围可掌控的一个情况下在探索或者是实验。


我为什么说这个有意思呢,现在已经没有多少人在这种层面上思考问题了。


宋军:你刚才说到一个人和社会和自然,这个也是我们一直是我们探索的主题。


另外,我想说一下我理解的这个东方跟西方的差别,东西方走的路不一样,如果用“人”来表述的话,西方的一切是强大自己的四肢腿、双手,让自己走的更快,走的力量更强。对自然的索取也好,竞争的能力、索取别人的能力也更大,带来的是竞争和毁坏。东方文明带来的是什么呢,是和谐,东方文明像是人的头脑。东方文明强调是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是和谐,人和自然的关系是和谐,精神的“我”和自然的“我”追求和谐,这是整体系统的稳定。 


钱青:所以我也没有什么更多的疑问,很多问题我们都自问自答掉了,但仍有个问题:我们在讲人和社会之间的关系的时候更多是谈人和人之间的关系。而我是一个对人性悲观的人,因为每个人的价值观是不同的,这是另外一种角度……即使不上升到人性层面,我也认同萨特的“他人即地狱”,人和人之间沟通和理解原本就是困难的事,很多时候我不会把这种观点公开表达出来,但是在我看来(他人即地狱)是这么回事情。我们包容也好,我们自我完善也好,我们感召也好,到头来恐怕还是很理想主义……


DayOne 出品人、天业品牌管理执行董事钱青


宋军:是这样的,人性善恶这一块,按佛教讲,自己现在的一切是自己的业力带来的,一切的变只能靠自己。他人只能提供变的一个缘分,我们的社区就在给别人一个空间一个环境,我们提供给别人一个促使他让他觉得应该变的环境,变不变那是你自己的问题。


邵琦:所以你(钱青)担心的地方都需要防范的,公约里面都是要写进去。


宋军:说实话我不太会特别细致、特别完美的考虑这些,成不成最终呈现的是“果”,我做的仅这些,我去完成我的使命,而且这个使命一定是有限的。不可能去解决所有的问题,只是未来“果”的“因”之一,“果”的形成是一个成长的过程,未来会有“因”二、“因”三....出现一个问题,就会产生一个解决问题的“因”,一切一切的问题都会在社区成长的过程中得到解决。


关于宋军、关于阿拉善、关于可持续发展议题、关于家国情怀,查看下方相关阅读,你会对“自然-人-社会”的“三元关系”这一话题有一个更全面的认识。

相关阅读

影想者 | 宋军——“第三元社会”的创建是终极解决方案?还是“环保乌托邦”?

2015-11-05       影想者

?



 文 ? 钱青 

 来源 ? 品牌几何 

转载请后台联系授权,否则一律视为侵权


 来米仓,一起哪些探讨营销中有趣的小问题  

 长按图片扫描二维码,领取你专属的三大福利! 




首页 - 品牌几何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