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月亮惹的祸

摘要: 月亮是浪漫的,也是伤感的,它常会引人遐想……

 


现代人的中秋之夜是欢乐的,热烈的。但对古人而言,中秋之夜却是伤感的,孤独的。幸好有唐宋诗词,可以真切生动地展现古人的生活情景和生命状态。



唱一首《水调歌头 · 丙辰中秋》

去体味苏轼的心境 

读一首《月下独酌》

感受李白的孤独

月亮是浪漫的

也是伤感的

它常会引人遐想


《水调歌头 · 丙辰中秋》

  苏轼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 《竹林步月图》

与弟弟七年未见的苏轼,在丙辰年的中秋节,高兴地喝酒直到第二天早晨,喝到大醉,写了这首千古名篇。

当时的苏轼被贬到密州,中秋明月,伤怀感喟。苏轼与苏辙的感情很深。大概一千年前的秋天,苏轼、苏辙兄弟以进士身份一同参加制科考试,寓居汴京城的怀远驿。夜半风雨大作,二人诵读韦应物的诗句后感慨甚深,相约“功成身退,夜雨对床”。他们约定,日后早早退休,过闲居的快乐生活。此时,兄弟俩还没有正式出仕,且正值青春年少,正是充满一展平生宏图希望的时候,而他们却希望尽早回家团聚,对床而眠,共听潇潇夜雨。

一般来说,青年时的这种誓约是不能当真的,常常是一时心血来潮。但这一夜的情景与誓约却永远铭刻在苏氏兄弟的心灵深处。在他们以后长达40 年的分合岁月中,“夜雨对床”无时无刻不萦绕在苏轼、苏辙兄弟的心头,成为他们在聚散沉浮中一直念念不忘的人生之约。

苏轼到密州任职时,唯一的安慰是与在济南做官的弟弟苏辙离得近了。

“世路无穷,劳生有限,似此区区长鲜欢。微吟罢,凭征鞍无语,往事千端。”在秋天的清晨离开旅店,踏上征程,心情甚是凄凉寂寞,郁郁寡欢。苏轼不禁回想起当年与苏辙赴京应试时的情景,他们就像晋代的陆机、陆云兄弟一样,才华横溢,雄心勃勃,欲致君尧舜,大展宏图。但后来由于与宋神宗、王安石政见不一,只好遵循儒家“用之则行,舍之则藏”的处世哲学,远离京城,悠游度日,诗酒自娱。

正是一轮中秋明月,让他展开形而上的沉思,把人世间的悲欢离合之情纳入对宇宙人生的哲理性追寻之中。




《月下独酌》

 李白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

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

醒时相交欢,醉后各分散。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 《月下把杯图》

月是李白浪漫心灵之栖所,但也葬送了他的生命。

李白一生郁闷不断,就因为时刻不忘“愿为辅弼,使寰宇大定,海县清一”的宏愿抱负,而一旦真正被御用了,既不能建功立业,又不堪忍受自由生命被禁锢。诗人李白根本不适合当官,可他偏偏又是个官迷,好不容易当上了官,而且又是在天子身边,却政治表现幼稚,并且一副酒徒嘴脸和“古惑仔”作风,只好落荒而逃。

李白天马行空,洒脱飘逸,超凡脱俗,快意恩仇,笑傲王侯,用生命来追寻浪漫;他能歌善舞,“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他爱酒如命,“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月是他的心灵之栖所,“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

▲ 《九月琼台赏月》

李白的死竟也因“月”,他的死被赋予了仙境一般的传奇场景。

李白在安徽当涂的长江上饮酒,因醉酒跳入水中捉月而溺死。他跃入江中捉月的那个动作是如此沉默无声,几乎是悠然飘入大江,轻盈得宛若谪仙,如梦如幻。

如果李白真是溺水而死,那么就被杜甫所预测过,杜甫在冥冥之中仿佛有预感,他在“三夜频梦”李白之际,作《梦李白二首》,反复提出自己的担心:“江湖多风波,舟楫恐失坠”,“水深波浪阔,无使蛟龙得”。


部分内容选自

谢青桐《诗词年代》

唐诗宋词,是中国文学发展史上的两座巅峰。一座交汇着现实和浪漫,一座辉映着婉约与豪放。大唐的傲骨铸就了唐诗的气度,宋朝的柔风吹就了宋词的韵味。理性与感性,言志与抒情,意境与意绪…

两种美,既相互对立,又相互补充,相互依存,构成了中国古典韵律文学中最为纯美的二重奏,让人心旷神怡,令人如痴如醉。

本书以史事为蓝本,以诗文为佐证,以奇思妙理为笔,以浓情旷怀为墨,酣畅淋漓而又明晓畅达地绘制出二十二位唐宋诗词名家的生命轨迹和命运蓝图。


新书即将上市

敬请期待



 

北京日报出版社公众号



长按二维码,选择“识别图中二维码”即可关注


所有内容全部由北京日报出版社整理制作

如转载、投稿、合作请关注我号后留言





首页 - 北京日报出版社有限公司 的更多文章: